體育向主課看齊,家長擔心學校體育成新的學業負擔

中國青年報 | 2020-10-27 11:19

近期國家接連發布推進學校體育工作的相關文件,教育部體衞藝司司長王登峯也先後作出了體育要留家庭作業、體育中考分值要與語數外等主課看齊的表態。家長們對此可以説是既支持又憂慮,記者近日採訪了多名家長,家長們關注的焦點集中在了學業負擔與體育鍛煉爭搶時間的矛盾上。

深圳的吳女士,近段時間已經明顯感受到孩子所在學校對體育工作有了變化,比如,孩子所在的小學已經開始佈置體育作業了。對於學校體育工作的加強,吳女士説自己舉雙手支持,但是説到未來體育中考的分數會增加,甚至高考都有可能增加體育測試,吳女士感到有些難以接受。

吳女士説自己的孩子沒有什麼運動天賦,但為了孩子的身體健康,她平時安排孩子參加的運動並不少,孩子的身體素質和基本的運動能力應該是沒有問題的。目前,深圳體育中考的分值是30分,明年將增加至50分。吳女士表示,體育中考分數的增加,無疑對於體育不夠優秀的孩子是非常不利的。她説,在深圳,一個孩子中考上的一分之差,中考排名可能就會發生幾百位的變動,體育中考分數增加之後,孩子們因運動水平的差異造成的中考分數差距也將放大,孩子如果在體育中考上差了幾分,很可能就會因為總成績差了這幾分而與優質高中無緣。為了彌補孩子在體育中考上因個人天賦和身體條件造成的差距,只能在文化課上更加努力,以儘可能通過文化課成績追分,無形之中,孩子的學業壓力就會加大,而據她瞭解,現在深圳初中生的學業負擔已經非常重。吳女士説到這就感到非常無奈,她説,體育中考增加分值的目的是為了讓學校、家長、孩子更加重視體育課和體育活動,並不是為了選拔運動員。那麼,在體育中考的評價指標上,是否也可以更多地體現在孩子的健康水平、運動習慣、運動素質發展方面,儘量讓孩子與自己比,而不是與其他孩子比。

江蘇的詹女士,孩子正在上初二,再過一年,孩子就將進入關鍵的初三,也將面對中考這一關。詹女士説自己的孩子算是學習效率比較高、寫作業比較快的,即便這樣,每天寫完作業也都在晚上10點半之後。到了這個時間點,想讓孩子運動一下就變得非常困難。詹女士説自己還是比較注意讓孩子有一個運動習慣的,現在的做法就是週末安排孩子打一次羽毛球,寒暑假安排孩子參加游泳的長訓班。但是在平時,孩子確實很難有更多的時間去運動,因為繁重的學習任務已經壓得孩子喘不過氣來。聯想到新聞中時常傳出學生在運動中暈倒乃至猝死的消息,詹女士認為,真的不是家長不想讓孩子運動,而是孩子根本沒有時間運動。詹女士説,體育中考增加分數,表明國家越來越重視體育,這是好事,但讓孩子運動起來的前提是孩子得有時間、有精力去運動。

山東的秦女士,孩子正在上小學三年級,她説孩子目前的體育活動還是比較多的,學校也要求孩子每天在家進行跳繩、坐位體前屈等運動和身體素質訓練,但她認為只是因為孩子現在上小學才有這麼多的運動時間,“小升初是孩子按照學區對口或排位入學,不存在升學壓力,學業負擔沒有那麼重,孩子也就有了更多的時間用來運動。”秦女士説,一旦上了初中,情況就大不相同。秦女士一位同事家的孩子今年剛剛完成中考,秦女士瞭解到,這個孩子在初中階段,經常寫作業寫到深夜12點。所有想考上濟南比較好的高中的初中生,初中3年都不會輕鬆,秦女士疑惑的是,在如此繁重的學習壓力下,孩子還有時間參加運動嗎?秦女士認為,現在要讓體育中考增加分數,但是如果其他文化課學習的壓力不減下來,體育無疑就成了孩子們新的負擔。“我想這也是很多家長一方面支持學校體育工作加強,另一方面又對體育中考增加分數持質疑乃至反對態度的原因吧”。

上海的李女士擔心,學校體育從不受重視的極端會走向純粹成為應試手段的極端。李女士的孩子即將升入初中,作為一名受過高等教育的母親,她很重視孩子的身體健康,支持孩子在業餘時間參加足球、游泳等多種運動。李女士認為,隨着孩子學習壓力的加大,業餘留給體育的時間肯定會越來越少,這更凸顯出學校體育課和體育活動的重要性。如果學校能確保學生每節體育課和每天的體育活動都能高質量的完成,體育進不進中考、進不進高考都將變得不重要。李女士擔心的是,如果體育中考分數增加以及未來有可能進入高考的結果,只是讓學生們以應試的態度去參加體育運動,那她將堅決反對,“我希望教育部門能從學校體育的工作過程,比如體育課的質量、體育活動對激發學生的體育興趣、促進學生運動習慣養成等角度去考核學校,而不是把體育考試的成績作為首要指標。作為家長,我們想要的是孩子有一個健康的身體、熱愛運動的人生,而不希望孩子成為那種雖然能夠應付體育考試,但實際上身體素質並沒有太大提升、也沒有自己喜歡的運動的考試能手。”